第41章

    皇后拂袖离开, 廉公公见此,赶忙跟着一道离开,只剩下东冶与谢秉安还在原地?, 因离得?远些, 蔚姝并不知他们在说什么,只知皇后脸色甚是不悦,也不知她的怒气是来自东公公还是温九。

    蔚姝紧张的蜷紧袖中柔荑,云芝低声道:“小姐, 不如我们过去?看看?”

    “嗯。”

    蔚姝轻轻点头, 朝温九走过去?。

    走得?近了,便听见东公公在训斥温九:“夜里莫要在外瞎转悠, 当心被锦衣卫的人当成刺客捉了, 再有下次, 我决不轻饶你!”

    谢秉安垂着眼皮,在蔚姝走到跟前时, 回?道:“东公公教训的是, 奴才一定谨记。”

    “姝妃娘娘。”

    东冶朝蔚姝行?了一礼,续道:“天色不早了,娘娘快回?营帐歇息吧。”

    蔚姝颔首,看了眼平安无事的温九, 悬着的心才落回?原处:“谢东公公对温九网开一面。”

    “不必。”东冶忽的一顿,接收到主子飞过来的眼刀,轻咳一声, 续道:“娘娘快回?罢, 山里风大, 别再染了风寒。”

    蔚姝轻轻点头,对温九道:“我们走吧。”

    看着主子和蔚小姐走远, 东冶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拍了拍胸脯,转身?走到营帐后方时,撞上躲在后面的潘史,鬼鬼祟祟的望着已经走远的三人,问他?:“主子有没有说惩罚我的事?”

    想到那日在诏狱的惩罚,他?已好的伤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疼。

    东冶:……

    他?摇头憋笑:“主子什么也没说。”

    潘史不信:“真的?”

    “真的。”

    回?到营帐,云芝守在外面,谢秉安与蔚姝先入了营帐。

    营帐内银烛摇曳,将两人的身?影倒映在帐帘上,随着火苗摇曳相贴。

    蔚姝抬头看温九,秾丽秀美的脸蛋上盛满担忧:“皇后方才是不是在为难你?她一向看不惯乐明宫,我也担心她会因我而迁罪于你。”

    谢秉安:“无碍,我不过是夜里回?来被东公公碰个正着罢了。”

    他?走到桌前坐下,斟了两盏茶,将一盏茶放在对面,手指微曲轻叩桌面:“坐下说罢。”

    蔚姝还在想逃跑的事,不安的坐在椅上,双手捧着茶盏,在看向温九修长好看的手指时,脑海里蓦地?想起在马车上,谢狗的手对她坐着过分的事。

    她心虚的垂下眼睫,忽然间不敢与温九独处。

    也不知,当时在马外,温九是否听见马车里的动静?若是听见了,她又该怎么与他?相处?他?会不会觉得?她是个轻浮女子?

    蔚姝捧着茶盏,满心思都在这上面,连温九叫她都不曾听见,低垂的视线里出现一只干净修长的手,那只手屈指在桌面轻叩,唤回?她的意识。

    她怔怔抬眼:“什么?”

    谢秉安:……

    “娘娘方才没听见我说的事?”

    蔚姝脸颊漫上绯红,不敢看温九浓墨般黑的凤眸,浅浅摇头,喃喃道:“没、没有。”见他?脸色不虞,她着急的放下茶盏,一副认真的小模样:“你现在说,我一定认真听。”

    谢秉安:……

    他?起身?,俯身?逼近蔚姝,狭长的眼睫下覆盖着难懂的深意:“娘娘在想谁?”

    因他?骤然逼近,来自对方身?上的松柏气息袭入鼻尖,勾起蔚姝心底不断滋生的异样酥麻,她眼睫轻颤了几下,看着居高临下,近在咫尺的温九,脸颊瞬间漫上比方才还艳丽的绯红。

    “我、我我……”

    蔚姝半天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她脑子此刻一片空白?,只看得?见对方的瞳仁里倒映着她娇羞无措的模样。

    谢秉安凝着她,眼尾挑着几不可察的戏谑。

    “让我猜猜。”

    他?又逼近蔚姝一分,两人的唇只一手之隔。

    他?问:“娘娘在想——”见蔚姝呼吸逐渐绷紧,谢秉安续道:“在想董婆婆。”

    董婆婆三个字出来,蔚姝的呼吸几不可微的放轻了几许,可没等她松一口气,对方又紧跟着说了一句:“娘娘在想谢秉安?”

    蔚姝骤然紧缩的瞳眸与绷紧的呼吸没能逃过谢秉安的眼睛,他?眉峰微挑,唇角抿着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

    “怎么可能!”

    蔚姝回?过神来,快速低下头,愤愤道:“我怎会想那个大奸大恶的狗奸宦!你、你别瞎猜了。”她眼睫不住的轻颤,好一会才平稳住跳动的心,抬头看温九,故意岔开话题:“你、你方才要说什么?”

    谢秉安直起身?:“我去?探过路了,发现此地?离杨家祖坟不远,娘娘可要去?祭拜?”

    “去?!”

    蔚姝起身?:“我们何?时去??”

    她要将蔚家和国公府全族被诛的事亲口告诉外祖父和娘,让外祖父在九泉之下知道这些人在他?去?世后,是如何?算计陷害他?的外孙女,又落得?什么下场,让他?们在九泉之下也可安息。

    山林里的风吹在脸上,刺骨的冷。

    蔚姝披着黑色的披风,亦步亦趋的跟在温九身?边,男人牵着她的手走上高处,她回?头看了眼后方,万千火把在山林里蜿蜒成?龙,照亮了那一方天地?。

    她回?头看温九,“温九,我们带上云芝,逃吧?”

    风声萧萧,将蔚姝头上的帷帽吹得?鼓动,如羊脂玉般细腻的肌肤在漆黑的夜色里,如最?璀亮的星光,只需一眼,便使人沉沦,她抿着唇畔,仰着小脸,期盼的望着温九。

    谢秉安将她头上的帷帽往下压了压,低沉的声线被冷风吹的支离破碎:“周围隐藏着众多锦衣卫,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

    蔚姝闻言,吓得?贴近温九,四?下慌乱的看。

    “那我们出来,岂不是全都在谢狗的掌控中?”她的杏眸里沁着后怕的水雾:“温九,我们回?去?罢,我不想连累你。”

    谢秉安抱她入怀,手掌在她后颈按了按,眸底浸着零星的笑意:“娘娘放心,我带你一人出来不会被他?们发现。”

    蔚姝自他?怀里抬头:“真的?”

    看着女人映着星月的水眸,沁着泪珠,鼻尖微红,谢秉安的指腹隔着一层帷帽,在她玉颈处摩挲了几下:“真的。”

    因接下来路程行?走艰难,蔚姝便被温九背着。

    她趴在温九宽厚温热的后背,手臂环住对方的脖颈,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浮上心头,有那么一瞬间,她多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

    祭拜完杨氏一族,谢秉安背着蔚姝原路返回?。

    躲过禁卫军的巡逻与锦衣卫的眼珠子,终于踏进营帐内围,温九停下步伐,蔚姝以为他?要放下她,却?见他?静默未动。

    她看向带着黑色面具的温九,手指在他?坚硬紧绷的肩上轻轻戳了一下:“温九,你愣着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宁宁——”

    对面蓦然传来一道清风朗月的声音,熟悉到蔚姝不用去?看便知是谁,她轻戳着温九的手指僵住,看向站在几步之外的季宴书?,他?穿着竹青色的长袍,身?上系着白?色披风,清隽的脸较比从前愈显稳重?,眉眼间的舒朗温润淡去?了许多,增添了不该属于他?的忧郁。

    他?瘦了,也憔悴了不少?。

    时隔一个月,没想到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季宴书?眉眼里盛满了从前小姑娘的那张笑颜,他?淡声道:“抱歉,我该唤你蔚姝。”

    他?说的不是姝妃娘娘,而是她的名讳。

    蔚姝眼睫一烫,眼底忽然就浸出眼泪,毫无预兆的溢出眼眶,滴落在谢秉安的肩上,男人垂下眼,极轻的声音带着刺耳的讥讽:“他?已是御史台之女的夫君,娘娘就算哭红了眼,他?也不是你的。”

    “我……”

    蔚姝想反驳他?,可一开口便是哽咽。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要哭,许是哭温润如玉的小世子一遭变故,成?了入赘的郎婿,又或许是哭她与季宴书?之间的造化弄人。

    谢秉安眸底的冷意逐渐阴寒,眼尾也覆上阴鸷的凶戾,抱着蔚姝的手掌使了力?道,疼的蔚姝轻哼一声,挣扎着:“你、你放我下来。”

    “怎么?娘娘下来,是想对季宴书?投怀送抱?”

    他?的眸极冷极黑,好似深渊里往外攀爬的森森白?骨,坠着她的脚踝,要将她寸寸撕裂,蔚姝轻抿唇畔,洇湿的杏眸看着温九,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

    她没想到温九会这般想她。

    她也知道温九的嘴巴一向很毒,可这句话落在她身?上,却?让她的心像是被人用力?攥紧,呼吸间都散发着痛意。

    “我不用你背我了。”

    蔚姝忍住眼底呼之欲出的泪水,松开抓着温九衣襟的手,挣扎着要下去?,却?被温九的手臂拦腰缚住,竟是将她抱在身?前。

    而且、而且还是以抱孩子的姿势,一只手臂托着她的臀,另一只手箍在她的后颈,将她的头强硬的按在他?的颈窝,让她怎么也挣脱不开,鼻尖都是温九身?上松柏的气息,激的她眼眶愈发的红,溢出的泪灼烫了谢秉安的肌肤。

    男人眸色暗下,抱着蔚姝走向营帐。

    经过季宴书?身?侧时,清冷的嗓音凉薄凛冽:“你既不能护住她,那便该自觉远离,省的给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季宴书?垂下眼睫,在谢秉安离开时,颤抖着薄唇,说了一个字:“好。”

    谢秉安抱着哭的娇躯颤颤的蔚姝往营帐走,眸底冷色昭然,掌在女人后颈的手,有那么一刻想收拢下去?,捏断她的脖子,止住她的哭声。

    东冶候在暗处,看到主子沉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YY文轩 俗主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洪荒之一条蛇的故事最新章节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全文阅读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流光小说网 异仙列传免费阅读 百家文学 异仙之主真愚老人 心归小说网 华娱顶流,从写歌开始!免费阅读 白衣披甲txt下载 古龙群侠:古往今来一大厨百度百科 木叶:这宇智波的系统过于变态无防盗手打 我的新闻来自五天后南东君 我的背景五千年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最新章节 我,领主大善人,魔女教父最新章节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