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暗室内, 灯火灼灼。

    蔚姝双手捧着温热的茶盏,袅袅热气朦胧上升,险些遮住了视线, 她眨了眨眼, 仔细看着被锦衣卫带进来的秦雷。

    他低着头坐在对?面,双手与脚腕上铐着锁链,穿着白色的囚服,头发凌乱不堪, 脸上胡子也乱糟糟的, 与街上的乞丐别无一二,若不是秦雷朝她看来, 她看到他眉骨那里一道熟悉的疤痕, 都险些认不出?眼前的人就是三年前威风凛凛的秦叔叔。

    “秦叔叔?”

    蔚姝如羽的眼睫颤了颤, 试探的开口问。

    三年不见?,一个人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秦雷始终低着头, 眉心笼着最痛苦的悔恨, 秦叔叔三个字就是一把亲情刀,狠狠剜着秦雷的心,他忽然起身跪到蔚姝脚边,头重重磕在地上, 蔚姝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起身往后退了几步,就连一旁的锦衣卫也拔刀挡在蔚姝身前, 以防秦雷忽然谋害姝妃娘娘。

    “你真?的是秦叔叔?”

    蔚姝让锦衣卫后退, 走上前低头看秦雷, 秦雷抬起头,一双充满悔恨痛苦的眼睛撞入蔚姝眼里, 她清楚的看到秦叔叔的瞳孔里布满红血丝,整个人苍老憔悴了许多。

    “小姐。”秦雷眉峰紧皱,一个大男人说话时?带着哭声:“正是秦雷。”

    蔚姝心尖一颤,将茶盏放在桌上,伸手去扶秦雷,秦雷膝行?后退避开蔚姝干净雪白的小手,双手撑地,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发出?令人心惊的闷声。

    “秦叔叔,你起来说话。”

    蔚姝僵在半空的手微微蜷起,心疼的看着秦雷。

    秦雷不敢抬头,沧桑的声音里都是道不尽的悔恨与?痛苦:“小姐,秦雷有罪,秦雷该死啊,秦雷该死该死啊!”他自责的悔恨,头不停地撞在地上,看的蔚姝难受的红了杏眸。

    她吸了吸鼻子,忍住哭泣:“秦叔叔,你当年不是死了吗?怎么……”蔚姝哽住,又问道:“当年杨府里究竟还发生了什么事?”

    秦雷握拳砸地,须臾,抬起头看向蔚姝,眼睛红的能滴出?血:“是我害了老将军,是我害了杨氏一族,都是因?为我。”

    蔚姝秀眉紧蹙:“怎么会是秦叔叔呢,害死杨氏一族的人是谢秉安才对?,秦叔叔也是受害者,我就想知道,秦叔叔为何死而复生后不向世?人揭穿谢秉安陷害杨家的罪证?为何要让外?祖父和舅舅死后都要背着谋反的骂名?”

    “错了,都错了。”

    秦雷摇头,撑在地上的双手用力攥紧:“小姐从?一开始就恨错了人,从?一开始那个人的计划就是要让大周朝的所有百姓都痛恨掌印,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掌印才是陷害杨氏一族的罪人,三年的时?间,他的目的达成了,从?淮南到长安城的这一路,我听到最多的话便是这天下迟早要毁在大奸宦手中?。”

    那……个人?

    蔚姝怔住,在秦叔叔进来时?,她已经做好踏出?这道暗室门后,便与?谢秉安彻底一刀两断,也想过离开诏狱后去外?祖父坟前自戕,她无法狠下心杀谢秉安,无法报杨家被?灭门的仇,那便惩罚自己,等到了底下再向外?祖父请罪。

    她想了许多,可眼下竟从?秦叔叔嘴里听到的是另一个人。

    蔚姝蜷紧手指,颤声问:“秦叔叔,那个人是谁?”

    秦雷道:“是燕王。”

    ——燕王?

    蔚姝踉跄后退,伸手扶住圈椅扶手,泪珠滚落脸颊:“你骗我的是不是?我恨了三年的人,你告诉我恨错了?是不是谢秉安让你这么说的?是不是他逼你的?”

    她抓紧扶手,小脸苍白孱弱。

    秦雷道:“从?一开始掌印就未参与?过此事,当年燕王几次来找老将军,想让老将军入他麾下,老将军向来不齿朝中?拉帮结派之事,便拒绝燕王,燕王因?此记恨老将军,明?里暗里给老将军使了不少绊子,最后他……”说着,秦雷低下头,一拳捶在胸口:“他找到我,用我家人性命威胁我,让我帮他里应外?合陷害老将军通敌叛国,意图谋反,在杨家被?抄家那一日?,燕王助我假死,送我离开长安城去往淮南,我就在燕王舅舅的眼皮子底下待了整整三年。”

    蔚姝身子一颤,眼泪频频滑落,若不是有扶手撑着,她险些跌坐在地上:“那你与?郑文兵通信是怎么回事?”

    季宴书说过,看到他与?郑文兵的密切来信。

    秦雷低着头,手在胸口不停的捶:“我儿子被?燕王放在大理寺的牢狱中?任命狱卒,常年不得?踏出?牢狱一步,我只能靠写信与?郑文兵联系,从?他那里得?知我孩儿的近况,我老秦家就这一颗独苗,我不忍心看着他死啊,小姐,是我老秦对?不起你们杨家,等我到了底下,我一定向老将军赔罪,像杨氏的列宗列宗们赔罪。”

    “秦叔叔,你…”蔚姝唇畔颤抖的厉害,她想说出?责怪秦雷的话,可怎么也张不开口。

    她在乎家人,可秦叔叔同样在意。

    他为了家人性命答应燕王的阴谋,害死杨氏一族,害的外?祖父一世?英名被?扣上谋反的帽子,是不可原谅的大罪,她该恨秦雷,该怨他的,可理智告诉她,她应该怨恨的人是燕王,他才是这场灾祸里的罪魁祸首。

    蔚姝如何也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她恨了三年的人,原来都是别人刻意引导的。

    想到这两个月她对?谢秉安的冷落、伤害,想到那支金钗刺入谢秉安的体内,这一刻就像是刺在她身上,穿心刺骨的疼,他明?明?也是被?诬陷的,他明?明?也是无辜的,可所有的罪名都落在他身上。

    他从?未与?她吐露过半句,是料到了即便他说出?来她也不会信吗?

    蔚姝哭的揪心,泪水迷惘了视线。

    承乾宫的两巴掌,巡监司里刺入他身体的金钗,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剜着她的血肉,在那晚乐明?宫识破他身份,在用金钗刺伤他后,她从?未再关心过他的伤势,也从?未问过一句他疼不疼。

    那个傻子,在她面前从?未暴露过自己脆弱的一面,甘之如饴的任由她满身的刺刺伤他。

    蔚姝撑着扶手,哭的泣不成声。

    她看着跪在地上的秦雷:“你可知这三年我娘是怎么熬过来的?外?祖父死后,蔚昌禾将养在外?面的外?室与?私生女接回来,纵容她们欺辱我们母女,我娘郁郁寡欢,最终还被?蔚昌禾的所作所为活生生气死,我娘何其无辜啊,她夜夜坐在窗边望着夜空,嘴里念叨的都是你们,是你们啊!”

    蔚姝推开圈椅,踉跄着步子走出?暗室。

    “小姐,是秦雷亏欠了杨家,是秦雷狼心狗肺——”

    直到蔚姝彻底离开诏狱,秦雷悔恨的声音才终于消失。

    蔚姝站在诏狱外?,望着白皑皑的一片雪色,迫切的想要见?到谢秉安。

    “娘娘。”

    东冶走到她身后,见?她转过身,一双潋滟的杏眸泪眼朦胧,他僵了一下,道:“主子有事先离开了,奴才送娘娘回宫。”

    “我要见?谢秉安。”

    蔚姝捏紧衣袖,看着东冶怔楞的神情,又重复一遍:“我要见?他,带我去。”

    东冶道:“主子去了梁府,娘娘请上马车,奴才这就带娘娘过去。”

    水榭凉亭下。

    丫鬟将温好的酒倒进酒盏中?,梁世?涛连着饮了三盏,见?他还要继续,李醇览伸手压在酒壶上,冲梁老摇头:“酒多伤身,你还真?当自己是从?前的身子呐?”

    梁世?涛闻言,爽朗大笑:“老头子我今日?高兴!”

    他推开李醇览的手,又续了一杯,对?坐在边上沉默未语的谢秉安扬了扬手:“阿九,咱两喝一杯。”

    谢秉安笑道:“好。”

    又下起了雪,大片的雪飘在凉亭外?,覆在来时?走过的脚印上。

    梁老道:“阿九,陈年旧账都清算完了,接下来该继续走后面的事了。”他顿了一下,续道:“当年便是我们辅佐温氏一脉,你是温室皇族遗孤,亦是太?子殿下,国不可一日?无君,阿九,你该继续走温家当年未走完的一条路了。”

    谢秉安指腹摩挲着酒盏边缘,看向李醇览:“舅舅怎么说?”

    李醇览看着谢秉安平静无波的眉眼,想到他这么多年的身不由己,千言万语最终只道出?一句:“随你的心走。”

    梁老皱眉:“李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醇览笑道:“我这人懒散惯了,让我说个大是大非的道理来,我也不会说,倒不如就看阿九自己的想法罢。”

    梁老瞪他一眼,看向谢秉安。

    谢秉安独自饮了一盏酒,望着白茫茫的雪天:“世?人都道我是奸宦,即便我恢复温九辞的身份,我仍然是人人畏惧的奸宦谢秉安。”

    他端起重新倒满的酒盏,将温酒洒向地面,唇边噙着释然的笑:“梁老也说了,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温家既然已经没了,那就让它留在过去罢,我还是做世?人眼中?憎恨的奸宦,这个地位该由合适的人来坐,趁我还未厌倦官场,可以辅佐他几年。”

    梁世?涛第一个不愿意:“不行?!坚决不行?!”

    谢秉安抬眼看他:“梁老是想让世?人再骂温氏一脉吗?”

    梁世?涛一梗,脸色憋的难看。

    李醇览问道:“听你这意思,是有帝位的人选了?”

    谢秉安看向远处的长廊,李醇览与?梁世?涛循着他的目光看去,长廊下,梁文筹与?梁秋雪兄妹二人走过,茫茫白雪中?传来梁秋雪轻灵的笑声。

    李醇览抚着胡须没有言语,梁世?涛一下子站起身,抬手怒拍石桌:“不成不成,坚决不成!!”

    从?梁府出?来,谢秉安还能听到梁老愤怒的吼叫声,李醇览留在梁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贵族学院当白月光的那些年 花千变免费阅读 【快穿】被病娇小狼狗们盯上了怎么破 养成系修罗场起点中文网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极致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花 【快穿】黑化男配的粘人精 修仙:活得越久,天赋越好!小胡歌 洛九针最新章节 巨浪阁 1980我的文艺时代最新章节 儒学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