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是在对我投怀送抱吗?”

    谢秉安唇角勾着揶揄的讽笑。

    蔚姝的脸蛋腾一下爆红, 连带着耳根子都烧呼呼的。

    她猛地推开温九,提着裙裾匆忙躲进马车里,双手轻轻拍打着脸上的燥热, 想到温九方?才说的话, 羞的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谁能想到自己的腿会在那个点?忽然无?力。

    而且,还不偏不倚的倒进温九怀里,说她是无?意的,又?能有几个人信?

    马车外。

    季宴书?看着轻轻飘曳的车帘, 蔚姝红着脸躲进马车的一幕在他脑海里久久不去, 他握紧缰绳,看向长腿迈开坐向车辕上的面具男人, 冷声问道:“你是谁?”

    他记得, 蔚姝身边除了?董婆婆与?云芝, 再无?旁人,此人又?是从?何?而来??

    他与?蔚姝的关系, 看着甚是熟络。

    谢秉安曲着一条腿, 手肘懒懒的搭在膝上,另一只手拽住缰绳,偏头凉凉的乜了?眼季宴书?,薄唇扯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小姐的人。”

    声音清晰的传入马车里。

    蔚姝的心好似漏了?一拍, 手指捏紧袖边,低着头红着脸,像个鹌鹑一样不敢出声。

    外面沉寂了?一瞬, 紧接着传来?季宴书?急切的声音:“蔚姝, 此人来?历不明, 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对你言语轻佻不敬, 万不可留着他,以免给你带来?灾祸。”

    谢秉安冷下阴郁的眸,守在外面的锦衣卫手掌按住刀柄,齐刷刷的看向季宴书?。

    车帘掀开,蔚姝探出头看向季宴书?,冷声道:“温九不是来?历不明的人,他是绯月阁的人,亦是我的朋友,他不会为我带来?灾祸,反而是我一而再的给他添麻烦,那日我从?国公?府回来?的路上被绑,如果不是温九,我也?不知会遇到什么危险,在尚书?府,也?是他一而再的为我挡住危险,若不是他,宴世子今日看到的,怕就是我的尸体?了?,所以,请宴世子莫要再诋毁温九。”

    季宴书?听到她提起禹金山的事,蓦地看向坐在车辕上的谢秉安。

    原来?那一晚是他带走了?宁宁!

    蔚姝顿了?一下,续道:“耽搁太久了?,我就先行一步。”

    她对温九道:“我们走罢。”

    话罢,又?退回到马车里。

    谢秉安眸底的冷意被温软的话语逐渐消融,他攥住缰绳,扫了?眼脸色怔然的季宴书?,那一眼平静到毫无?情绪。

    随后,驾着马车离开尚书?府外。

    车轮压过青石板的沉闷声让季宴书?回神,他转头看向逐渐远去的马车,用力攥紧双手,手背的青筋根根绷紧。

    那晚他赶过去看到死去的侍卫,以为宁宁在禹金山的屋里遇到危险,就让岑时去找她,岑时第二日才回来?,说宁宁安然无?恙的待在尚书?府中。

    而杀掉侍卫,带走宁宁的人,他们一直没能查出对方?是谁。

    如果不是那人横插一手,他早已带着宁宁离开长安城,去到一个无?人寻到的地方?,哪会像此刻被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入宫受苦。

    季宴书?交代岑时:“你去查一下那人究竟是谁!他待在宁宁身边,定是没安好心!”

    他翻身跃上马,挥鞭去追马车。

    长安城起了?风,本就没有太阳的天愈发阴沉。

    天上乌黑的云的压在长安城的上空,闷的人透不过气。

    三?年前的今日,也?是一样阴沉的天气,浓郁的血腥味在刑场里积郁不散,以至于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蔚姝都?闻不了?血腥气。

    这趟出来?备了?两辆马车,董婆婆与?云芝坐在后方?的马车,她与?温九在前方?,等祭拜完外祖父一家后,两辆马车便会朝两个方?向驶去。

    马车驶的极快,路上有点?颠簸,她撑着车璧稳住身子,声音软软颤颤:“温、温九,怎么这么快?”

    马车外传来?温九平静的嗓音:“要下雨了?。”

    原来?如此。

    蔚姝坐好,双手扶着坐榻两边,马车虽然行驶的很快,但却很平稳,只有在经过颠簸的路上时,才会有些坐不稳。

    往年她与?娘乘马车要一个时辰才能到的路程,今日只用了?半个时辰。

    蔚姝搭着温九的手腕走下马车,看向空无?一人的来?路,错愕的怔了?一下,远处,只能依稀看见一抹小黑点?,有些像骑马赶来?的季宴书?,却看不见云芝她们的马车。

    谢秉安捏着一枚石子,看着远处逐渐清晰的人影,凉声道:“小姐是在等季宴书??”

    指尖微动?,石子骤然飞出。

    蔚姝:……

    她瞪了?一眼温九,转过身朝杨家祖坟走去:“我只是看看云芝她们有没有跟过来?。”

    谢秉安看着远处摔倒的一人一马,冷肃的眉峰微挑了?下。

    啧。

    小姐说晚了?一步。

    轰隆的雷声震散了?乌黑的云,闪电划破了?阴暗的天色,天上下起小雨,衣襟与?袖口里灌进雨水,湿湿凉凉的。

    蔚姝抬手挡在额前,踩过碎石走到一排坟墓前。

    身上一重,随之传来?淡淡的温热,头上也?被带上帷帽,挡住了?轻洒落下的雨。

    她低头看着身上多出来?的黑色披风,转头怔楞的看向身侧的温九,他暴露在细雨中,雨水打湿了?他的墨发与?黑衣,使的他身上也?散着凉凉的寒气。

    “你何?时带的?”

    她好奇问。

    谢秉安漆黑的眸闪了?一下:“一直放在马车里,小姐心思都?在旁的地方?,自是没注意。”

    蔚姝:……

    她怎么觉得温九这话意有所指,甚至夹带着一股冷冷的戾气?

    她垂下眸,轻抿起唇畔。

    的确,在坐进马车后一直在想着入宫后的事,倒是没注意到马车里还放着一件披风。

    雨越下雨大,无?法再待下去。

    蔚姝匆匆祭拜过亲人后,便与?温九乘着马车,先寻个地方?避雨,等云芝她们过来?汇合。

    离这里不远处有座寺庙,马车朝着寺庙的方?向出发,蔚姝担心云芝与?董婆婆二人,她掀开车帘,透过些微缝隙问坐在车辕上的温九:“董婆婆的去处你安排好了?吗?”

    谢秉安望着前方?细密的雨幕,清冷的声音被雨声盖过了?一些:“荆州。”

    她好像听舅舅提过,荆州位于大周朝的边界,虽然偏远,却也?是最繁华的一座城池,对董婆婆来?说,的确是个好去处。

    雨水顺着车帘缝隙落在脸上,肌肤沁着凉凉的湿意,她往后缩了?缩,躲在温九高大挺拔的身后:“你打算何?时送董婆婆走?”

    谢秉安道:“出城门时已经分开了?。”

    “什、什么?!”

    蔚姝错愕的瞪圆了?杏眸:“你怎么也?不与?我说一声呀?云芝还在那辆马车上,万一她想不通干了?傻事怎么办?”

    谢秉安将马车赶到寺庙前停下,掀开车帘扶她出来?,他的声音在雨中愈发的低沉。

    “会有人送云芝回尚书?府。”

    “是谁?”

    蔚姝好奇的看他。

    谢秉安叩了?叩寺庙大门,淡声道:“我在长安城的朋友。”

    蔚姝像是发现了?惊奇的事:“原来?你也?有朋友,我还以为你一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要不明日让你朋友悄悄来?绯月阁,我让云芝给他做好吃的。”

    谢秉安:……

    雨天,寺庙里没有香客。

    僧人为他们二人安排了?两间厢房,给谢秉安准备了?一套干净清爽的僧服。

    蔚姝走进厢房,取下潮湿的披风搭在椅上,便坐在临窗摆放的椅上,望着着外面的雨幕,这一路有温九护着,也?有披风裹着,她身上的衣裳倒也?干爽。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下的趋势。

    她枕在窗沿上,羽睫低垂,在想着接下来?的事。

    娘的尸骨找到了?,杨氏一族也?祭拜了?,董婆婆也?在去往荆州的路上,再过几日,她也?该入宫了?。

    此去宫中,怕是与?温九再无?缘相见了?。

    他给温九留了?三?十两银子与?一些首饰,等她离宫的前一日,便将这些都?交于他,她知道这些身外之物回报不了?温九对她的救命之恩,可她也?只有这些了?。

    想到日后与?温九再不能相见,蔚姝便觉的心里酸涩难受,眸底也?有些发红发酸。

    她想哭。

    这么想着,氤氲在眸底的泪也?溢出眼眶。

    蔚姝趴在窗沿上哭着睡着了?,脸颊上淌着泪痕,眼睫上挂着莹莹泪珠。

    谢秉安从?隔壁厢房出来?,身上带着冰凉的雨水,走到窗牖前,垂眸凝着蔚姝,睡梦中的人低低的哼了?几声,声音软糯娇软,带着哭过后的鼻音,颇向林中迷失的小鹿,无?助、可怜、委屈。

    他伸手揩去女?人脸颊的泪珠,许是手指带着凉意,让梦中的人儿不适的皱了?皱眉。

    “宁宁”

    谢秉安想到季宴书?唤宁宁二字时,眉峰冷冷皱紧,指腹在蔚姝绯色的唇畔上细细碾磨,似是想要将她曾换过的‘宴书?哥哥’四个字碾碎在她的牙齿里,迫使她吞下去。

    脚步声踩踏在雨中的声音从?后院小门传入。

    谢秉安眼皮轻抬,看向与?僧人走进来?的季宴书?,指腹按进蔚姝的唇畔里,探进她的齿尖,在她灼热的舌尖上按了?按。

    季宴书?看见他们,刚要开口唤蔚姝,却看见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禽兽般的行为,顿时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开局躺平,截胡五星女帝老婆全文阅读 没有英灵的我只能亲自下场免费阅读 放逐阁 战争领主神座百度百科 高峰文学 空谷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趣味文学 人生阅读 我说了我会时光倒流全文阅读 这个影帝要加钱最新章节 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TXT 永夜神行免费阅读 病娇大佬的小娇气太甜了 【快穿】病娇修罗场警告 一人之下:海陆空最强生物天作棋盘 大宋神探志全文阅读 朕乃暴君免费阅读 人在东京,我能听到各种秘密txt下载 斗罗:被迫成为反派的我开始自救最新章节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最新无防盗 重生得意须尽欢在线阅读 篡清:我初恋是慈禧最新章节 暗影神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