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每次吞了邻居一家后白沚都会蜕皮了。

    白蛇绕柳枝,蜂蝶菜花蜜。春机无限的又一年随着白沚退下冬皮而开始了。

    第三次蜕皮后,白沚长到了将近五尺之长,也就是一米三四左右。

    浑身通体如玉,白如初雪,远远看去游走在一片花红柳绿之中仿若灵蛇。

    白沚如今已是成蛇,不必再惧怕平常野兽,除去一些天敌。

    他再次把自己蜕下的皮喂给了巨石泥洞下的老邻居,群蚁很给面子用了几天时间分食消灭了。

    而这群蚂蚁的数量经历一冬后反而增加了不少,整个河滩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白沚又开始了正常蛇类的生活,不过如今已比第一年轻松惬意许多。

    每日太阳升起,白沚都在树洞里睡到日上三竿,才慢悠悠爬出树洞接受初春暖日的热量温血柔身,再去水潭边看一看有什么猎物。

    有时,白沚会下水吞食一些鱼类,其中草鱼是白沚的最爱,偶尔有从暗河里游进来一两条鲶鱼,他便换个口味。

    吃上一条鱼他都要消化个三两天,这三两天中白沚都懒洋洋的晒晒太阳,要不然就是回窝睡觉。

    重生为蛇后,白沚偶然间发觉自己的人类前世记忆越来越遥远,人性在消失泯灭,逐渐成为一条捕猎优秀的冷血蛇类。

    而且,白沚越来越懒了,吃饱后就浑身懒洋洋的,大脑也很不喜欢思考了,甚至于他所想要的成妖问道,都懒得去坚持了。

    因为白沚每日坚持去巨石上接受太阳精华,甚至夜晚冒着被猫头鹰之类的夜间捕食者发现的危险,爬到巨石上静心冥想感受太阴精华。然而却是毫无感应,他根本领悟不到一丝神异。

    一日两日,白沚还能坚持下去。

    可是时日长久之后,任谁都会动摇乃至放弃的。

    他是蛇类,想要成妖虚无缥缈,想要生存下去却在眼前。

    在几次差点被夜间捕猎的狐狸抓住后,白沚终于不敢每夜都去晒月亮。

    对于他而言,无法吸收太阴之力那不就是单纯的晒月亮吗

    只不过,白沚仍旧有着这个信念,偶尔夜晚月圆之时,他还是会去巨石上尝试吞纳月华。

    这一日,没有出太阳,天空阴沉沉的。

    白沚就懒得动弹了,窝在树洞里睡觉。

    到了午后,却是下起了小雨。

    淅淅沥沥的雨声响遍群山,白沚很享受这样的雨天,特别是山间的雨,听着滴滴春雨落在山石上,落在水潭里荡起层层涟漪,落在花花草草上停留片刻,再次从绿叶间滑落滴入泥土里,春雨绵绵,润物细无声,贵如油。

    白沚回想起了曾经为人的前世,童时,也是这样的雨天在屋檐下搬来一方小凳,在小院里和姐姐寻了一根编织毛衣的毛线,首位连成结,十指交织间就成了排列整齐的群线,然后你翻过来我翻过去,他总是比不过姐姐总会将线绳弄得一团糟。

    幼时,那一方小小的院子里种着一棵几十年的老杨梅树,覆盖了几家的小院,听着春风化雨滴落在老树枝叶间,或是光着脚丫踩过院中的积水,或三五伙伴玩起捉迷藏,下着简单又充满奥义的五子连珠棋,甚至简单到几颗石子都能有数不清的花样玩法,那时候快乐简单的纯粹。

    小时,总想着长大,总听着大人们说:“长大后你们就会想着现在的好了。”

    可惜那时年幼的我们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长大后就会更自由快乐,绝不相信自己会后悔长大的想法。

    然后后来,现实总是将我们摧残的一无是处,怀念幼时。

    白沚不由间回想起前世种种,望着树洞外的雨发呆。

    连绵不断的春雨笼罩了大山几日几日,滋润了万物,一切都更显得充满生机。

    白沚在春日里懒洋洋的又躺了一个月后,春天已将近末尾。

    他莫名其妙的感到燥热,这对于冷血的蛇类而言很不正常。

    白沚却以为是自己每日吞纳到了太阳精华的原因,他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每日都爬到巨石上晒着太阳幻想着自己吞纳灵气。

    只是,这一切都在白沚看到那个它的时候,恍然醒悟。

    原来不是我修炼有成了,是我发情了!

    白沚看到潭水中游来了一条足足有两米多长的巨大黑蛇,他觉得身体热起来了,甚至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想要冲上去和它缠绵厮磨。

    他心中大惊,不断的告诫着自己:我是人的魂魄,我以前怕蛇都怕得要死,看到蛇就浑身汗毛颤立,冷汗直流,我怎么可能会对蛇类有想法呢

    仔细想想蛇类那滑腻细长的身躯,那恐怖的花纹,吐着蛇信的恐怖蛇头,……

    白沚脑海里回想着蛇类的恐怖,猛然间发现自己起来了。

    他只觉得身下的岩石太硬了,磨的他下半身很是不舒服。

    白沚一想到蛇类那粗细均匀的身体,那柔软无骨软肉般的身躯,他竟然觉得十分火热!

    潭水中那条黑蛇突出蛇信,感知到了同类的气味,它扭动腰肢,爬向了白沚。

    那肥硕的水蛇腰比它的蛇头都要粗!这样的蛇类最好生养!

    白沚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总之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很不是人,很变态。

    黑色雌蛇也爬上了巨石,它吐出蛇信摆动着如同波浪一般的身体,在向白沚展示自己的资本,雌蛇眼中已经有些发狂了,它面前的这条雄蛇,通体纯白毫无杂色,体态修长而均匀,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强大的诱惑力,俊美的身躯上又充满着力量的美,雌蛇越看越发狂,竟然不等回应就缠身而上。

    白沚刚镇压了脑海中的欲望,就感觉到身体已经和一条柔软无比的蛇躯体纠缠在了一起。

    刚刚压下去的燥热瞬间再起,他扭动着身子想要拒绝雌蛇,可白沚的人性清醒却被疯狂的雌蛇身体一点点蚕食。

    白沚挣扎着却无力回天,他蓦然自弃的想也许就这样吧,做一条完完全全的蛇类!

    “啾~”

    恰在这时,九天之上传来了一声让蛇类惊恐的长鸣。

    白沚瞬间清醒过来,是那只苍鹰的叫声!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白沚的理智被从欲望中唤醒,他一甩尾巴打退缠着他身体着迷不已的雌蛇,然后迅速跃向水中。

    “呼哧~”

    一阵猛烈的风声响起,当初那只苍鹰从天而降,锋利的鹰爪瞬间抓穿尚在发情中的雌蛇身体,然后双翅一展飞天而起,鹰首看也不看路直接啄向黑蛇的脑袋。

    此刻那条黑蛇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怀中的公蛇竟然变成了一只天敌。

    黑蛇又惊又怒,发疯般的咬住了苍鹰脖子不肯放松,而苍鹰也一口啄住了黑蛇的脖子,一蛇一鹰就这般在空中厮杀着飞离山谷。

    而水潭中的白沚心中叹息,只怕那条黑蛇难逃一劫了!

    毕竟苍鹰对于蛇类而言是天敌,且这条黑蛇在地面上就已经失去了先机。

    白沚看着苍鹰在东南方向消失,他暗中记住了这只生死大敌,看来此鹰的巢穴距离山谷并不算远。

    他心底为那条黑蛇默哀,有朝一日白沚定会为它报仇的!

    白沚沉下心神,驱散心中躁动不安的交配欲望,他可以成蛇,但绝不是只能为蛇的畜生。

    否则,他的意识就该逐渐迷失在蛇性的本能里,沦为芸芸众生普通的一条蛇。

    白沚渴望力量,渴望强大起来!

    .info..info

    .

章节目录

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免费阅读 【ABO】总裁的哑巴小奶包 黑帆无错版 心劫文学网 忠你小说网 文学之屋 风雨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静心小说 文学之航 落花小说 抗清最新章节 我与仙帝五五开全文阅读 暖栀阁 我一个综艺咖多才多艺很合理吧?免费阅读 苟在巫师世界修地仙最新章节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全文阅读 从生产队赶大车开始明曜天火 山河志异全文阅读 斗破:阳帝txt下载 篡改历史是门好生意txt下载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成为黄毛!无弹窗 重生高考状元,女神让我上二本?全文 重回80:我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