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风雨停歇,秋寒露重,白沚扭了扭身体,体魄强大如他对于这点微寒还是无所谓的。

    伤口的血已止住,他也该走了。白沚看着身上盖的蓑衣忍不住笑了笑,用嘴咬起小陶罐藏在下颚里,然后悄然离开了。

    不过,白沚还是记住了那个叫保生的孩子。走时,在蓑衣前用尾巴勾画泥土留下了一个笑脸。

    ……

    第二日,偷偷跑出来的保生一脸兴奋来到河沟旁,却看不到那条大蛇了。

    他急得大喊:“蛇大仙!蛇大仙!你走了吗”

    空阔的山林中回响着他的童音,也印证着蛇大仙早已经离去。

    保生失望的来到蓑衣旁,无意间一看,地上竟然画了一个笑起来的小人脸。他惊笑道:“蛇大仙还记得我。”

    ……

    白沚拖着半残之躯回到了万蛇山,进入自家领地方才觉得心安。

    游过茂密水草,沼泽中一条条群蛇带着畏惧退让。

    那些死在沼泽中的凡人,如今尸体都已消失不见。想来,在万蛇山领地也只有他的同族做的事情了。

    说到底,白沚心中始终与一条真正的蛇有些差距。

    游过一线天峡谷,一切人类来过的痕迹都随着昨日一场秋雨扫去。

    白沚路过巨石,停下对着邻居们弯了个头表示感谢,口中蛇信吐了吐。

    正当他以为不会有回应时,巢穴深处传来一阵低频的声赫,低到人类根本无法反应的次声波。

    那意思,很模糊,大概就是不客气互帮互助。

    白沚对这些邻居愈发喜爱,显然群蚁中有开了灵智如他一般的王等生物。

    爬到柳树下,吐出藏在下颚的陶罐,然后用尾巴灵巧的卷起,倒出所剩不多的药粉在伤口上。

    血已经止住了,接下来就是静养功夫。

    他还把空空的陶罐放到了冬眠的洞穴里保存起来。

    随后白沚在山谷中饱餐了一顿,吞下足足十只野兔,秋天的兔子一个个吃的膘肥体壮,连他一口气吃了那么多都觉得着实撑到了。

    吃饱过后,再次爬上柳树绕枝,盘着身体在枝叶中晒着秋阳,昏沉睡去。

    熟悉恬静的环境,让他一觉睡到了深夜,被一阵夜间秋风吹醒。

    白沚迷糊的看着四方,不知何时竟然升起了茫茫白雾,一阵阴寒直入人心。

    雾气濛濛中,仿佛有两道身影走来,还响起细碎的锁链声。

    白沚蛇胆都猛然一骇,他的热感和震动器官乃至嗅觉器官都没有捕捉到那两个身影,只能通过蛇眼看到,一黑一白,瘦而高大的身影在山谷雾气中用锁链带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那个白色身影猛然回头,看向白沚。

    却是一张可恐的惨白人脸,甚至有一条血红长舌拖了足足有三尺长自口中垂下,其上仿佛还写着写字看不真切。

    “怎么了”黑色身影发出粗狂又诡异的声音。

    “那只大蛇看见我们了。”白色身影的音低沉而阴暗。

    “那又怎么了能杀掉这么些人的是普通兽类吗”黑无常嘎嘎怪笑了一声,竟然转过身来对白沚道:“大蛇儿,你运气好,遇到我黑白两兄弟,遵从祖上大人传承,蛇属伤人不算杀孽,哪怕城隍判你,无常也不收你。

    不过以后可要好自为之,潜心修炼自己早日成妖!否则下次遇到牛头马面来收魂说不定就把你的魂魄一起拿了回去。”

    白沚听得心神一寒,忙朝二位鬼差弯头示谢。

    黑白无常二位哈哈一笑,身影恍然间一步行百步,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谷中茫茫白雾也纷纷散去。

    天空上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再次出现,银白色月光洒落群山,照的峡谷如点明灯,仿佛都是一场梦。

    白沚心中更偏向于是梦中所见,但能确定刚才的是绝不只是梦。

    蛇属伤人不算杀孽城隍判你,无常也不收你

    通过这些话,白沚又知道了一些这方世界的神鬼之事。

    这一年的秋天,白沚进入冬眠同样很晚。

    那一行人类闯入山谷至少杀伤近千条蛇类,而且都是繁衍的主力军,来年蛇群数量也不会增长太多。

    白沚的伤终于在立冬前养好了,山谷蛇群也都已冬眠了,只有他这一条蛇还在外面。

    淡淡阳光散发着薄弱热量,寒冷的空气中都弥漫着冬的气息。

    柳枝上还剩下许多尚未落下的枯叶,灰黄一片煞是好看。

    白沚盘在树上,想着明日便冬眠吧。

    可在午后,一个人类的脚步声传来。

    白沚摇摇头,有些发懵,这个时候还敢有猎人进山

    他定睛看去,一线天峡谷口,走出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身着一件暗黄色的僧衣,无禅杖无袈裟,只手中持着一串佛珠。

    老僧毫无气场,平凡踏步,荡起尘埃,走向水潭,一步踏出在平静潭面上荡起一层涟漪,一步一步走在涟漪四起的小潭上踏水不沉。

    白沚看愣了,这绝对是高人,但是不是如同圆唏老和尚一样的修佛高僧还不好说。

    他盘起身子,蛇头翘出柳木树冠,吐着蛇信向其警告。

    可老僧毫无所动,径直走到古柳下,抬起头看着一树枯枝,笑道:“善哉!春秋生芽又落叶,一年一岁,已又千年。

    少时,贫僧遇你,如今已得涅槃,不久后便要升入上界。你还是一如既往,不曾改心。”

    白沚在老僧站到树下那一刻迅速落身,蛇躯一层层的围住了老僧,就要伸出舌头去咬。

    可当他听到老僧说升入上界时,瞬间僵住了身躯,上界飞升那得要多高的修为啊

    白沚脑子都懵了,一个佛门大功高人,被他缠了

    蛇身瘫了下来,白沚忐忑地游开,竖起头看着老僧自顾自的对着柳树说话,静静的乖巧的待在一旁当个听众。

    难道这颗柳树是他栽的如今要飞升了再来怀缅一二

    白沚心知,眼前这位肯定比那圆唏厉害千百倍。只盼着这位佛门高人能手下留情。逃跑,大概率是没有用的。

    老僧说完了一大串话后,停了下来,并没有一只手捏死他,眼中倒映着白沚的身影。

    “好灵性的一条蛇儿。”他赞叹了一句,“不过身上业力不少。”

    白沚心中一颤,忙弯头表示求饶。

    “呵呵,若是早千年,我说不定还会带你回山,教化一场,如今贫僧已要离开这方世界,便传你一篇静心的咒儿,祛除妖性保持本心。望你早日修成正果!”

    说罢,伸手一指,大蛇就轰然倒下。

    老僧淡淡一笑,一手和十,一手持佛珠,抬起头看着柳树道:“贫僧再为你诵一遍这《大般涅槃经》”

    “菩萨摩诃萨具足十法,不与世诤,不为世法之所沾污。何等为十一者信心;二者有戒;三者亲近善友;四者内善思惟;五者具足精进;六者具足正念;七者具足智慧;八者具足正语;九者乐于正法;十者怜愍众生。善男子,菩萨具足如是十法,不与世诤,不为世法之所沾污,如优钵罗花。……”

    轻缓的佛经诵读声响彻山谷,秋鸟低鸣,满树黄叶的柳下,僧人持珠诵经,身旁还有一条昏睡的大白蛇。

    秋风吹过,柳叶落,落在秋潭里,落在僧人的肩膀上,落在昏睡的大白蛇身上,山谷禅境空幽而安,秋日的阳光斜斜照下一束罩住老僧,老僧虽老,可日照生光,诵经梵音,佛法无边。

    ……

    当白沚一身轻松的醒来时,发觉老僧已经不见了。身上仿若洗了一场舒适的澡,由内而外的清新。

    从头到尾,那僧人一点神仙手段都没使出来,可却举手投足间皆是禅。

    白沚的脑袋里多了一篇经咒,虽然不认识字,可那些梵音自发响起在脑海中,这篇经,名曰:《大般涅盘经》。

    摇摇头,他打量起这颗柳树,虽然看着其貌不扬,但没想到这么有来头,竟然是佛门高僧种下的树。

    那和尚,怕是要成仙了吧不对,和尚应当是入佛门西方极乐了。

    白沚想着,日后可要照顾好这柳树,或许说不定有些作用。

    带着满脑子的思考,走入了洞中,开始他蛇生中的第八次冬眠。

    这一年的冬日,比往年都要暖和的多。

    冬雪降临人间时,家家户户都觉得并不是很寒冷。

    山中的群兽也都扛住了这个冬日。

    人们议论纷纷,为何这一年的冬日下了大雪,还能暖和这样的雪年便是真正的瑞雪丰年。

    凡人们活在红尘之中,仙人们修在高山仰止上。

    当人间新年之时,西方亮起一道无边佛光普照着天元界十九洲,照亮了这方世界的妖、人、仙、佛、魔、巫、鬼,一道天门大开,一位老僧踏着金光祥云走入天门。

    西方大洲无数佛修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接引南无大慈大悲明善佛!”

    北方,琼楼玉宇仙山上,响起了一声声恭送之音。“无量天尊!恭送佛尊!”

    西南方,黑暗的魔窟中,无数邪魔蠢蠢欲动。

    南方,一位位妖王妖皇立在山巅,或担忧,或祝福,或冷笑,或放出妖像兴奋嘶吼。

    祁南府,祁南城里,城隍神担忧道:“只怕,这是人间最后一个安稳的年了。传我法谕,各司阴神鬼差轮值祁南城境内各县村镇,若遇妖邪鬼魅之物作恶,先斩后奏。”

    祁南城中,这一年,繁花似锦,为大晋国圣皇年。

    又是一年春来时,惊蛰雷声隆隆,震醒了百兽,告知万物,春又归来。

    这一年,白沚九岁了。

    对于一个人来说,正是孩童初长时,但对于山林间野兽而言早已更新换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秘:不死人不死于传火txt下载 大夏伶仙最新章节 福德天官忽悠啊 云鬓添香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大汉永存免费阅读 长生武道:我用气血无限加点那一只羊 我在美国修魔道 玖梦文学网 暖心阁 人在漫威,开局迎娶绯红女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