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熙熙攘攘,瑞雪兆丰年,人们劳累了一年终于可以停下劳作,享受一年的收获,家家团圆,万家灯火照亮了城池,天空上绚丽烟花绽放,有扎辫小童穿着厚棉袄拿着糖葫芦在大街小巷追逐打闹,各户人家笑语连连,共享天伦。

    深山,冷冷清清,大雪静封山,蛇虫冬眠,百兽避穴不出,人间的繁华如许都与深山清幽了无关系。

    山洞中沉睡的白沚就这样渡过了蛇生的第一年时光岁月。

    除夕夜后又一月,寒冬已去,春意初显。

    这一日,是人间节历的二月二。

    人间常有俗语说:“二月二,龙抬头,大囤尖,小囤流。”

    从这一日起,寒冬渐去。

    遥远的天穹上,二十八星宿的青龙星宿这一日正好“龙首”出现在星空中,所以也唤作青龙节。

    山边村落里,草泥搭建的房屋檐下拖着长长冰条,也开始滴答滴答的融化成水,冰冻了一整个冬天的河流也开始融化冰面,稻田上堆积的厚厚白雪化为了水滴浇灌着新春的稻子。

    远山上已有麻雀叽叽喳喳的先来向万物报春了。

    山谷中,石洞里,白沚意识从混沌中清醒了些,眼角膜上眼敛打开,看向洞外听着积雪融化汇聚成溪流潺潺流淌而下的声音,他知道春天要来了!

    但白沚没有动,因为他还没有解除冬眠的状态,只是意识先苏醒过来了。

    他的身子被冰冻了一个冬日,如今积雪初化气温不过初升到度以上。

    白沚还要再沉睡个半月,才能完全恢复。

    这一日,白沚在洞中听到了吱吱吱的声音!

    他心神瞬间警惕起来,甚至十分不安。

    因为,这仿佛是老鼠的声音。

    换在春夏秋三季任何一个时候,白沚听到这声音都会觉得有饭吃了。

    但在冬季,就完全不同了,是他要被当饭吃了!

    老话说,蛇吃鼠三季,鼠吃蛇一冬。

    这个时候的蛇类都在冬眠,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就如同一具尸体一样。而老鼠的牙齿和爪子都可以轻易的从蛇身上撕咬下血肉,分吃了天敌。

    几只灰毛老鼠从岩缝中钻出,吱吱吱的探寻山洞一路向更深处而来。

    当它们看到一只晶莹剔透的白蛇盘在山洞最深处时,纷纷大惊失色。

    但当它们发觉这是一条正在冬眠的蛇时,兴奋的又吱吱叫唤,然后一拥而上。

    白沚身体浑身无力,就连抬起身子都做不到,只能勉强吐出蛇信子强装威慑。

    可老鼠们看出了他的虚弱,根本毫不畏惧冲上来咬着白沚的磷肉。

    白沚身体一痛,奋力挣扎着肌肉摆动蛇尾,他还不想死,最起码不想死在这三只老鼠口中。

    也许,上天庇佑,正当几只卑微的老鼠疯狂撕咬着白沚时,洞外又传来一声鼠鸣。

    白沚听了这声音心底已完全绝望。

    一只更大的黄色老鼠钻了进来,它看到被三只老鼠撕咬的白沚时,小眼睛中闪过了惊讶,随后它猛然大叫一声。

    “吱!”

    三只老鼠当即回头,一脸不解的看着黄鼠。

    黄鼠骨碌碌的爬过来,手脚并用的把三只老鼠扯了下来,然后又吱吱吱个不停。

    三只灰鼠开始抗议了。

    “吱吱吱!”

    “吱吱!”

    “吱!”

    黄鼠见此,竟然前脚抬起,身子直立起来仿若一个小人一般,猛然“吱”的一声。

    三只灰鼠竟然不知为何突然发疯一样跑出了洞外。

    白沚大受震撼,双瞳看向了那只黄鼠。

    蛇和鼠之间几乎是天敌,可没有什么好仁慈的,黄鼠赶跑了三只小灰鼠,也是想着独霸自己吃独食吧。

    却不料黄鼠跑到白沚身前,小眼睛瞅瞅这里,老鼠爪子又挠挠那里,就是没对白沚下口。

    然后白沚看到了自化蛇重生以来最灵异的一幕,这只足足有一尺大的黄鼠竟然在他身前跪拜而下,口中还吱吱吱个不停。

    黄鼠拜蛇,这已非兽类。

    白沚心中疑惑不已,却也无法理解,更是没法交流。

    黄鼠看着白沚无动于衷,有些急了,再次跑到白沚蛇头前,直立起来,用小爪子指了指他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朝天指了指,朝地指了指,最后两手摊开,鼠头左右摇摆起来。

    这般滑稽可爱的模样竟然让白沚感到好笑之余还觉得有些可爱

    白沚或许有些懂了,遂艰难的抬起头点了点。

    黄鼠见到这一幕,小脸上竟然浮现了拟人化般的欣喜,两只小爪子好像在学人类一般拍掌。

    白沚心中惊讶,这只黄鼠绝对开灵启智了,而且还是智慧极高的那种,甚至可能在人类世界呆过受了人类习惯的一些影响。

    不过,他总算是可以活下来了!

    白沚看着这么大一只肥硕的黄鼠在他眼前晃悠着,蛇类本能的诱惑着他要吃了这个傻货。

    但白沚此时此刻没有这个能力,而且这黄鼠说不定有什么神异在身上的,否则就凭刚才那一声鼠叫绝不可能震退三只饥饿的老鼠。

    黄鼠蹲坐在地上,一双小眼睛兴致勃勃的看着白沚。

    白沚百无聊赖的盘在蒲草上看着黄鼠。

    一蛇一鼠,相看两不同,莫名的诡异。

    黄鼠看到白沚身上有几处皮肉被撕破,甚至流了丝丝血迹,他一溜的跑出洞外。

    白沚见此心中松了口气,忙艰难的扭动着,他要赶紧离开这里!

    可惜他的身体太过僵硬,连s形都摆动不出,行动如同蚯蚓一般慢得可怜。

    过了半个时辰,白沚就累到浑身瘫痪,一看才发现不过是爬了三两米。

    而这时,那只黄鼠回来了。

    只见它口中衔着一只小麻雀,仍在扑棱棱的挣扎着翅膀。

    黄鼠走到白沚身前,把麻雀往他面前一扔。

    小麻雀看到白沚惊恐的叽叽喳喳起来,奋力拍打着翅膀想要飞跑。

    但黄鼠一脚踩在小麻雀的翅膀上令其无法逃离。

    白沚有些惊讶,心想这黄鼠还给他捉鸟吃

    黄鼠见白沚半天没有反应,竟然大胆的一抬爪子扯开了白沚的嘴,然后另一只爪子拉着麻雀往白沚的口中仍去。

    小麻雀惊恐不已,哭诉的挣扎着被黄鼠一点点拉进了白沚的嘴里。

    白沚一阵无语,感受着自己嘴里有只麻雀不受控制的挣扎着,他也只能努力吞咽。

    好在小麻雀已经被黄鼠折腾的半死,没有多久便被吞下肚了。

    黄鼠看到这一幕还跑到白沚腹部,用手拍了拍,然后耳朵贴在白沚身上听了听彻底没有动静了才满意点点头。

    白沚身为蛇的欲望,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吞下这只肥美的黄鼠,可他一直都在忍耐,因为这黄鼠实在是太妖异了!

    别说如今,就是开春后结束冬眠,白沚也怕打不过这只鼠妖!

    这还是只想要修道的鼠妖,想要飞天走地,长生不老!

    他与这只老鼠都是有着同样想法的兽类,不过人家已经成妖,他还是条普通的蛇类。

    体内鲜活的血肉逐渐驱散了他的寒冷,鸟雀的身躯化作养分唤醒白沚体内复苏的细胞与身体器官。

    待到夜晚,白沚已经能够缓缓的活动身躯了。

    他看了看窝在自己身上睡得极深的黄鼠,不受控制的低下头,缓缓活动身躯,长长蛇身逐渐一圈一圈的缠住了黄鼠,然后抬起头张开嘴,向它吞去。

    被白沚蛇身重重束缚住的黄鼠,在睡梦中仿佛感觉到了不适,睁开眼睛一看,一张开到老大的蛇口已经吞了它的半个头。

    黄鼠不满的伸出手竟然一扯就把白沚的蛇嘴压了下来,然后放在身下当作枕头翻了身子继续睡了。

    白沚心中一惊,理智清醒过来,他没有动弹,安静的把蛇头当作枕头,把蛇身当作被子,让黄鼠睡了一场温暖舒适的好觉。

    一蛇一鼠,就那么诡异的在洞中渡过了十数天时间,终于等到了洞外一声惊雷响。

    惊蛰至,万物生,虫蛇出洞,走兽离穴。

    白沚恢复了体力,结束了一冬的休眠,此时此刻他已恢复了完全的实力。

    但他仍旧不敢对那只鼠妖下手,因为在白沚看到那只老鼠徒手能扯断坚硬的山石后,就真的不敢起异心了,他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被扯成两截。

    白沚出洞了,他的尾巴后跟着一只硕大的老鼠,一前一后走出山洞。

    时隔数月,再见天日,白沚心情稍好。

    如今山谷里,已是物种繁多,各种小动物都十分活跃,甚至不少生物白沚都不认识。

    一只大尾巴的灰狐狸看着眼前一条白蛇游过,身后竟然跟着一只大胖老鼠,它呆了半天都忘记这是它可以作为食物的猎物。

    一只灰兔嚼着鲜嫩的青草,粉嫩小舌从中汲取着鲜美的汁水,两旁腮帮子不停鼓动着,忽然它抖了一下身子就不动了,因为它看到远处一条白蛇和一只肥老鼠和睦相处的走了过去。

    白沚爬上了巨石,黄鼠也跟着上来了。

    白沚盘起身子,蛇头朝天,对着春日暖阳吐出蛇信。

    黄鼠也盘起小腿,眯着小眼睛看向太阳,也吐出短小的舌头。

    白沚觉得它养了一年的蛇性都被这只鼠妖给扭曲了。

    他一尾巴扫向黄鼠,让其趴下,然后看向太阳,闭上双眼。

    这只老鼠不知怎么看出了白沚开化灵智,故而来向白沚求道。

    可白沚哪里是妖他不过是一条有着人类智慧的野蛇罢了。

    他也就知道,妖类修炼必不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个青梅竹马有问题醉卧笑伊人 安笙阁 别人科举我科学 灵气复苏:现实游戏化米一克 柯南里的不柯学侦探霞空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木叶的这个宇智波体内有怪兽糖炒栗子蒽 人在柯南,我给大家送临终关怀免费阅读 北爱文学网 【快穿】恶毒男配洗白攻略 都市从八里河派出所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