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蛇生化龙天地惊

    青丘狐国,一颗桃花树下,青丘子盘膝坐塌,他的对面是一位收敛着气息的煞魔,二人身前也不是黑白棋局,而是一副图。

    图上囊括天元十九洲,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无数讯息。

    青丘子忽然点了一下临南洲,道:“当年的白蛇暗子成了明子,如今只怕要废掉了。”

    发落两肩的魔尊轻笑,伸手推了一下地图上的黑气,然后笑说:“我知道友心疼这条白蛇资质不凡,甚至看出了他有那么一丝可能成为妖王。但这头旱魃对我魔族魔道都十分重要。

    若道友想说动我和千离出手,这件事就不能有误。不过说实话,我罗刹并不怎么看重这头旱魃,就算是成了仙,也只能永生禁锢在地仙境中。

    妖族如今危局尚未解决,南海那群憨兽真的甘心卖命稳住了地源。纯阳真人请出太极生死环亲自前去镇压地火之源。龙主那老家伙也不惜陷入沉睡逐渐开始稳定风源之地。

    如今就只剩下北海和北溟之地还需要道门百宗花费百余年时间镇压,顶多再有不到两百年,大灾平息,道门定然会出手先灭了道友你这罪魁祸首。”

    “呵呵,魔尊说笑了,这罪魁祸首论起来,你也不遑多让。”青丘子笑道:“所以,那群道士说妖魔一派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我倒是疑惑,就算南海古兽出手,没了陆道友也不可能如此快镇压地脉。莫不是……”

    罗刹但笑不语。

    青丘子呵呵一笑,把临南洲上的妖族青气一并收走。

    罗刹这才开口道:“自然是巫部大尊才有这个本事。”

    青丘子面色一喜,“多谢道友了!”

    “呵呵,不必客气。我九天魔道贯穿天下群修之道,探听些许秘事不过举手而为。倒是千离那家伙的无相魔道已然大成,就是我也对她忌惮三分,道友还是小心些的好,免得入了她的魔把我吞了。”罗刹意有所指的提醒了青丘子一句。

    “多谢道友相告,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

    ……

    岐国,妙天剑主进入深宫,向岐王恭敬拜道:“王上,妖族探子尽数撤离了!”

    “哦?怎么,青丘子那家伙不再贪望临南洲了?这可不像他的风格。”岐王慵懒的从云床上直起身子,重重云幔无风自起,显露出岐王的绝世容颜。

    “去请琉璃寺药师和天龙寺天罗龙尊,既然他青丘子不要这临南洲,本王便代他收下了!”

    “是!谨尊王命!”

    ……

    柳域,桐国上空。

    白沚被困在重重魔境之中,他的信仰神力金光在被一点点压缩着,如今已只剩下不到百丈的距离了。

    外界,旱魃脱困,再次张扬火煞扩散向整个桐国,恐怖高温焚烧者一切生灵。

    白沚陷入了坠魔中,他面前正有两条道路抉择,第一条就是拼尽全力,奋死一搏,最后将元神主动回归天地,或许千百年后曌会借着他的元神重生归来,他白沚就仍然还活在世上。

    第二条,便是逃!召回乾坤伞,破障而出,舍弃天国,抛弃柳域,放弃妖府,只身一人苟活天地,只是如此恐怖的气运反噬之下他这一生只能苟延残喘,再无丝毫精进修为的可能了。

    白沚尚在犹豫之中,可无数绝望的魔爪争先恐后的向白沚抓去,逐渐触摸到了金光的中心,无数只魔手绝望的拉扯着白沚衣衫,要将他陷入绝望之海中。

    当最后一丝光明弥合时,白沚元神已经蒙上了一层魔气,这层魔气感染了他的意志,或许就这样放弃,再也忧心思虑也是好的。

    白沚闭上了双目,心神从未有过的安宁。死神,或许已经挥起镰刀即将斩下。

    他在意识停滞近乎朦胧的一刻,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是她?

    川流不息的幽幽河畔,绽放着一片盛开如血的花朵,花丛中有道身影抬起头来回头看他,仿佛隔着意识,时空宇宙真的看到了他,笑着取下一朵似血的花遥遥一送。

    那一刻,白沚看到了大河之畔有巨石,巨石之上名曰“忘川”。

    忘川之畔,一地的花开,一地的血红,彼岸绽放,随风摇曳,忘川河,三生石,青衣人,笑拈花。

    他的视野勐然模湖了起来,身体的感官再次回归意识,只听得一声高昂龙吟响起,他的头顶上无数黑暗之手被一柄长枪刺破,光明从他头顶再次落下。

    一个身穿银甲盔袍的英武男子持枪而来,破开无数魔手,撕开黑暗,来到了他身侧。

    “阿兄,我回来了。”

    白沚一惊,看着眼前的英武男子和记忆中那条懒惰的小蛇,虽然没有一丝相同,但气运相连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青苍,你……”

    “哪里来的蛇蛟,也敢在我旱魃面前猖厥?”旱魃怒喝,“摩柯,你怎么还没有解决他?”

    摩柯站在空中眼底浮现一抹惊色,“万年不遇,蛇蛟化龙。还是五…五爪!”

    “五爪又如何?”旱魃不满道:“我们的约定你可……”

    “约定作废!”摩柯斩钉截铁的说道:“今日之事,全然作废。你自求多福吧!”话音落下,摩柯勐然闪身退走,黑色魔云纷纷消散不复存在。

    与此同时,青丘狐国,青丘子和罗刹魔尊同时惊立而起。

    “五爪!竟然真的是五爪!”罗刹惊叫出声,全然没了镇定。

    “五爪真龙,金仙之脉。哪怕风源显化的龙主也不过是伪五爪真龙,这条青龙竟然是五爪。”青丘子也惊叹道,“这等血脉怎么可能出现在下界?不过如此一来的话,这条白蛇可有大用处了。”

    ……

    东海龙宫,坐在龙椅上的龙王惊喜万分,他急忙喝道:“诸位速速与我同迎龙尊!”

    ……

    柳域,桐国。

    青苍横转了一下手中长枪,挥矛一指,喝道:“旱魃凶兽,今日天命在此,本君当收你之命数,以正化龙之劫!”

    旱魃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妙,摩柯可是上境界的魔尊分身,一见到这青龙吓得掉头就跑,定然有什么可怕之处。他急中生念,张口吐出一道本源火煞,顿时千里化火,火焰滔天中急忙遁逃而走。

    青苍冷笑一声手中长枪勐然竖直插入大地,顿时龙吟震地,无数大地之水翻腾覆灭了火煞,并且水中无数水族团团围住旱魃,九道水龙卷封锁住了旱魃所有退路。

    旱魃惊叫一声,这是什么真龙?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控水之力?就是上境界的龙仙也没有如此可怕啊。

    旱魃在这一瞬间察觉到了生死危机,他毫不犹豫身化六道火光,四足、头颅和身体分化而逃恐怖的火煞焚江煮海,蒸腾云雾笼罩千里。

    青苍见状放下手中长枪,双臂一展,龙吟震天,背后竟然分化出九条龙影,九龙入云海,下大江,潜河湖,将六块火煞尽数擒拿而归。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 换源App】

    火煞一闪,旱魃满脸惊恐的被困在水龙卷中,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匍匐于地凄声道:“龙神饶命,龙神饶命!求您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永世为奴。”

    青苍毫不留情,蓦然探出一爪,龙吟同出,巨大的五爪之象上竟然能凭空引动天地之力,轰然镇压而下。

    “轰~”

    大地塌陷,暗河水涌,旱魃身体被震碎成灰,火煞之源也被陷入了这处暗湖之地被四方水气镇压。

    青苍飞身而起,显化成原形,一只威勐的青龙穿云破雾,漫天风云动,八方雷雨来,电闪雷鸣的云层中,真龙游云,大雨倾盆,给柳域十八国之地下了一场倾盆大雨,雨中无数百姓激动的张开嘴饮着天上水,接受着大雨洗礼。

    干涸的河湖中,水流汇聚渐渐回升,无数新芽在这场大雨中冒出生机新绿。

    天穹浩荡,地野茫茫,天地之间真龙飞腾,丝丝缕缕的气运功德与天地之力尽入其身。

    青龙仰天长啸,穿入九重天阙,落在了天国北天门上,龙吟神光亮,天运四方起。龙庭神域仙阙高,凤城天宫九重深。

    这一幕落入了无数临南洲百姓眼中,他们开始相信天云之上真的有一座天宫仙庭。

    青龙回身,化为人形,站在白沚身前满脸笑意道:“阿兄,我回来的迟吗?”

    白沚微微抬起头看着比他还高出小半个头的青苍,笑道:“不早不晚,刚刚好。

    走,我带你回虺山看看。”

    “好。”

    雨过天晴,傍晚云霞千里,落日余晖映照千山万水,夕阳将白沚和青苍的影子拉得很长。

    ……

    虺山,蛇王谷里。

    白沚带着青苍踏入这里,静谧幽深的山谷,彷若千年来丝毫未变。

    只是多了些灵智奇高的兽类和一片杏花林。

    二人漫步走入林中,一片片花落在了白沚的衣衫上,落在了青苍的青袍上,脚步踩在草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彷若游蛇。

    “师尊!你回来了,你伤到哪里了?”

    一个小童跑向白沚,眼中带泪的看向他。

    白沚笑道:“师尊怎么可能会有事?这是你…师叔吧。”

    小童看到青苍有些胆怯,不过还是行礼道:“紫初见过师叔。您是天上的那条龙君吗?”

    青苍失笑了一声,“不错,是我。你又是哪个?”

    小童一脸仰慕的望着他,“我叫紫初,是师尊的大弟子,跟随师尊在山谷里潜修已有两百五十多年了。龙君您那时候大展神威飞天穿云的神通好厉害啊,您能教教我吗?”

    “呵呵,这可不是神通,是本命天赋中一种而已。”青苍笑道:“等将来你修为高了,化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全球游戏:旧日棋手最新章节 魔女收容日志小夕岁 我的华夏列祖列宗 道士夜仗剑起点 诡秘:乱入的泰拉人全文阅读 热爱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悠文学 文艺之魂 文学殿堂 云鬓添香笔趣阁 苟在三国刷词条百度百科 暴食之龙从地狱位面开始残月狂徒 深渊独行免费阅读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